• 佛塔下的石头也会说话?太感动了
    发布日期:2019-08-03 23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随着时间的飞逝,莲花王太子来到这个世间,救度众生的大事因缘也逐渐成熟了。因此,不断有吉祥的胜瑞示现。而莲花王太子也在这些如幻的境界当中,时常隐隐约约地见到佛陀影现在他的眼前。佛陀召唤摄受的因缘时节已经到来。莲花王太子更在四大力士的导引之下,参访了佛陀本生因缘的殊胜胜地,来坚固无上的菩提心。

  莲花王太子参访了瞢揭厘城东边四五里处的大塔,这座大塔具有极多的灵瑞的妙相,是佛陀往昔为忍辱仙人之时,在此被歌利王节节割截肢体的地方。

  莲花王太子在如幻的现观之中,仿佛见到佛陀在过去生为忍辱仙人之时的影像:性情暴恶骄慢的歌利王,正带领着许多的嫔妃和臣民上山出游,国王于途中因为疲倦而睡着了,于是皇后与其他嫔妃便进入山林中赏花,来到了忍辱仙人修习禅定的处所,并听闻其说法。

  当歌利王醒来后,发觉皇后与宫女们都不见了,就四处寻找,这时才看到皇后和宫女们正围绕着忍辱仙人听闻说法。国王忌恨之余,就下令割截忍辱仙人的耳朵,而仙人却颜容如常面不改色。国王更加忿怒,于是又割截他的鼻子、手脚四肢等等,将他节节肢解,而忍辱仙人心仍然不为所动。

  此时大地发出六种震动,歌利王惊畏地对忍辱仙人说:“听说你在修持忍辱波罗蜜,现在你用什么方法来证明你所修持的是真正的忍辱呢?”

  仙人回答说:“我是真实地在修持着忍辱波罗蜜,假若我所宣说的话是真实不虚的,那么我的血液和双耳、鼻子、四肢等,将会回复原状。”说完之后,仙人的身体立即回复成原状。歌利王见到之后,心中大为惶恐,立即向忍辱仙人忏悔,并皈依了佛教。

  莲花王太子在一念之中,如幻现观了佛陀往昔不可思议的忍辱境界,心中充满了感动而泪流满面,并且生起了法尔不二的决断,愿如同佛陀一般成就一切广大的胜行;并在刹那间豁然了悟与忍辱仙人无二无别的境界,也同时感受到节节肢解的苦痛,更如同忍辱仙人一般,具足大慈,安住不动。

  莲花王太子历经了如此不可思议的体悟之后,身心柔软的向大塔再三顶礼,而虚空间,仿佛听闻佛陀赞叹道,“善哉!善哉!”的微妙幻音。莲花王太子于是告别了忍辱仙人的圣地,继续参访佛陀本生的圣迹。

  莲花王太子继续参访佛陀的圣迹,有一日来到了瞢揭厘城南四百余里的地方,到达醯罗山,这是佛陀昔日为雪山童子,为了听闻半偈的教法,而舍身性命的地方。

  佛陀往昔入雪山修习菩萨行时,安住于雪山之上,系心坐禅,勤修难行的苦行妙法。当时,帝释天王为探测他求法的决心,于是便化身成为一位形象可怖的吃人罗刹,从天上降落到雪山之上,并在这一位苦行者的不远处站立着,此时他口中宣说着过去佛所说过的半句偈:“诸行无常,是生灭法。”

  当这位苦行者听闻到这半偈时,不禁心生法喜。此时他环顾四周,只看见一位形貌恐怖的罗刹。于是他走到罗刹的跟前,向他问道:“请问刚刚那一句偈颂,是不是您吟诵的?”罗刹回答说:“是的。”

  “那么您是否能够再告诉我下半句偈颂呢?”但是罗刹却回答说:“我已经多日未食,正受着饥饿之苦。”而不愿回答。

  于是苦行者就说:“我愿意将我的肉身施舍给你食用,以换取那下半偈。”但是罗刹仍有余虑地说:“不行!因为我告诉你偈颂之后,你就跑掉了;我太饿了,追不到你。”

  求法心切的雪山童子说:“那没有关系,我可以爬到树上,而你张大嘴巴,当你诵偈的时候,我同时跃下,让你吃食,你就不会吃亏了。”并立即爬上了树。

  而雪山童子在听闻此半偈的同时,心愿已满,也从高树上纵身跳下,以喂食罗刹。但在他的身体未着地之前,罗刹已回复为帝释天王的身形,并且将他接住,安置平地。这时帝释天王释提桓因,还有诸天人,都顶礼于菩萨的足下,并向雪山童子说道:“伟大的菩萨大士,您毕竟能成就无上的佛果啊!”

  在似梦似醒的如幻境界当中,莲花王太子宛若见到昔日佛陀舍身求法的身影,他心中的欢喜简直无以复加,更坚定了无上菩提的信心。

  莲花王太子心中决定:“我也要像往昔的佛陀胜行一般,为了求法而舍身性命啊!”当他立下了这个誓愿之后,仿佛从虚空中不断地回应着:“您毕竟能成就无上的佛果啊!”的声音。

  莲花王太子继续前往王城南方二百余里的大山旁的摩诃伐那伽蓝(大林寺)参访。从这座寺院下山三四十里处,另外有一座摩愉伽蓝(光明寺),这里有一座大塔,高达一百余尺,塔侧的下方有一块大石,石上有佛陀示现神通所踏下的足迹。过去佛陀曾踏此石,在此处为天人大众说法,讲述他的本生故事。

  莲花王太子,他似乎看到佛陀身上放出百万亿的光明,照耀摩诃伐那伽蓝,身旁有无数的大众,安静而景仰地听闻佛陀的人天本生故事。此时,他仿佛眼见并耳闻佛陀指着这座大塔基石下的一颗石头说:“这块石头的颜色略带黄白色而且常有油脂肥腻渗出。这是我往昔修习菩萨行时,为了听闻正法,在此自剥身皮、折骨为笔,以血和墨书写经偈的地方。”

  莲花王太子听闻了佛陀如幻似真的耳语,全身如电击一般,举身毛孔踊跃张开,欢喜彻身,泪如雨下。这时他方才了悟:“原来佛陀是经由如此不可思议的苦行而成佛的,我未免太过懈怠了。”这个体悟,对他的修行有决定性的影响。

  接着上山来到摩诃伐那伽蓝,这里曾是佛陀往昔修持菩萨行时的处所。佛陀当时是一位国王,号为萨婆达王,后来国家为敌国所灭,于是为了避敌而舍弃家园,潜行于此。

  这时他遇到贫穷的婆罗门前来向他乞讨,萨婆达王心想:“我自己已经国破家亡了,现在只是孑然一身到处藏窜,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布施。”但是萨婆达王悲愍他辛苦地从远方而来,但却毫无所得,于是便要求婆罗门将自己羁缚,送往敌王之处,来换取赏金财物,以之作为对此婆罗门的布施,所以被称为一切施——萨婆达王。

  连花王太子在此了悟了布施的极致。他心中思维:原来究竟的布施是没有任何形式的限制的。只要是真实的发心,大聚会心水论坛。连生与死都可以布施,来成就别人啊!”

  莲花王太子再从摩愉伽蓝西行六七十里,到达一座大塔。这座大塔为无忧王所建,也是如来往昔修持菩萨行的所在。这时天空忽然间飞来了一只鸽子,而其身后有一只大老鹰在后面追赶,眼见鸽子将丧命鹰爪。这时莲花王太子十分的心急,但在慧眼现观之下,他才了知这不过是帝释天王与工艺之神毗首羯摩天的幻化游戏罢了。

  但是这样的因缘,忽然让莲花王太子进入如幻的现观之中。他见到往昔佛陀行菩萨道时,为国王号尸毗迦王,国王慈爱仁恕,爱民如子,并且一心精进乐求佛道。当时,帝释天王释提桓因及毗首二天子想要试探他的心念,于是毗首天幻化为一只鸽子,帝释天则化为老鹰,追逐于后,鸽子很惊慌地飞躲到国王的腋下以求避难。而老鹰则立于国王之前,要求归还这只鸽子。

  国王就说:“我的根本誓愿,就是要度一切众生,现在鸽子前来投靠于我,我当然不能给你了。”老鹰就说道:“大王,您现在是爱念一切众生的菩萨行者。但是如果你断掉我的食物,我也会命终而亡的。”

  国王不忍心见到鸽子为老鹰所食,于是取利刃自割身肉,以之给予老鹰,来换取鸽子的性命。而且为了公平起见还以天平来称。结果国王割了四肢身体的肉,还是不够分量,国王只好举身要爬到秤上,却因力衰而失足堕地昏绝。醒来之后国王十分地自责,勉强立起坐于秤上,却刹那之间充满了法喜。

  此时,老鹰就问说:“大王!你现在全身痛彻骨髓,心中是否有悔恨呢?”大王说:“我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恨啊!”这时刹那之间,大王的身体不可思议的回复了。

  帝释天王与他的臣子毗首天也回复身形,并向尸毗迦王顶礼,并说道:“大王!您真是一位伟大的菩萨啊!我因为感应到天人五衰,即将在天界中逝去而堕入下界之中。我害怕世间的佛法已灭,大菩萨众不再出现世间,使我无所依归,所以才幻变这个因缘来验证您的境界,希望您要见谅!”

  莲花王太子双手掩泣着现观了这个因缘,了悟到释迦牟尼佛宿世以来,为求佛果的广大妙行,也如实知晓了慈心众生舍身救命的大慈布施。

  由尸毗王大塔西北行二百余里,经过斯瓦特河,到达萨褒杀地僧伽蓝(蛇药寺),寺中有一座高八十余尺的佛塔。莲花王太子来到这里,知道这是如来往昔修持菩萨行时,有一世成为帝释天王。当时大地正遭逢饥荒,疾疫四处流行,各种医疗方法都无法救渡,很多人因而死亡。

  帝释天王生起了悲愍之心,想要予以救济,就变化他的身形成为大蟒蛇身,僵死在川谷之中,于是众人相率奔赴该处,割下其肉而食,不但解决了饥荒,也治愈了疾疫。

  而在这座佛塔一旁的不远处,也是佛陀的另一世为帝释天王时,当时同样的疾疫盛起,帝释天王悲愍众生疾苦,于是自变其身成为苏摩水蛇。凡是吃了它的肉者,皆得到了康愈。

  另外在斯瓦特河北岸的石崖边,有一座佛塔,据闻生病的人来此祈求,病情立即蒙愈。这座佛塔是如来昔日为孔雀王时,与其族群同来此处,为热渴所逼迫,求水不得。孔雀王于是以喙啄崖,于是泉水涌流而出,而成为一个水池,解济了干渴。

  莲花王太子历历如绘地现观了佛陀的本生,心中思维:“一个菩萨行者就是身为动物、天神,也能坚住菩萨行中,生生世世大悲布施、慈心救命永不退堕,成为法界的典范。我们现生为人宁不惭愧?”

  这时他仿佛见到佛陀幻化为天帝释、大蟒蛇、苏摩蛇与孔雀王的身影如彩虹般的显现在虚空中,并同声说道:“心子啊!你是否了解究竟法界的密意呢?是否能安住菩提永不退转呢?”

  莲花王太子的心中,刹那发出:“我完全了解,绝不退转于无上菩提”的心声。这时天上奏起了丝丝的彩乐。所有的幻化同归佛身,佛陀予以摩顶说:“心子啊!你终将证得如我一般圆满的金刚持位。”一瞬间,莲花王太子宛若从清醒的梦中觉醒,顶上清凉犹存,如同甘露灌顶一般。

  王城向西五十余里,渡过大河,可到卢醯呾迦佛塔(赤佛塔)。此塔高五十余尺,为无忧王所建。莲花王太子来到塔前顶礼三拜,绕塔七匝。

  这是往昔佛陀修习菩萨行时,转世为慈力国王时的因缘。当时他慈悲为怀,以十善法来教诲国民,所以国泰民安,受到四方所钦慕。

  但是因为其国境内有五个夜叉,时常吸吮人血为食;而国内的人民,因为都奉行十善,所以清净的身行,使夜叉无法靠近他们吸吮其血。于是夜叉就向国王哀诉。国王悲悯,以剑刺伤己身五处,伤口的鲜血直流,而命五夜叉吸吮,以免饥渴。

  这时莲花王太子身上有五处奇痒,似乎与如来佛身相应的五处也微有红光照出。他心中思维:“我的色身是佛陀的金刚妙身所示现的,我应当如同佛陀一般,无畏的舍身度众。”如此的体悟之后,身上具足着诸佛五身的标帜,满足的离去。

  王城东北三十余里,可至遏部多,这里有一座石塔(奇特塔)高四十余尺。这座大塔是如来往昔为人天大众说法开示的地方,这座石塔在如来离去后,自然从地踊出,大众无不礼拜围绕敬崇。

  莲花王太子见到这座法尔自生的石塔,49398香港王中王,心中充满了喜悦,再三顶礼膜拜。心中决定,将如同佛陀一般具足广大自在的神变。

  有一天,太子从王城东南方向发出,在山中行走了八日,来到了佛陀过去世刻苦修行,投身饲养饿虎之处。

  佛陀过去世修菩萨行时,有一国王名为大宝王,他有三个王子,长子名为摩诃波罗,次子名为摩诃提婆,小王子名为摩诃萨捶。有一日国王与群臣共同出外游览山谷,三个王子也都随同父王前往。他们行经一座大竹林,在那里发现一只母虎新产了数只小虎,母虎因为忙着照料小虎,而无暇外出求食,已经七日不曾啖食。

  大王子看到此情景之后,就说:“母虎在饥困交迫之下,必定会自食其子。”二王子则认为:“若非新屠的血肉,无法挽救母虎的生命。”这时他们二人只有无可奈何的议论纷纷,感叹地离去。

  三王子看到此番情景之后,想到:“生命是苦、空、无常的,而色身也是不净、可厌;我何不舍弃这些,来救济众生呢?若能以此布施功德,来求取无上菩提,永离忧苦,那才是究竟之道啊!”于是他就身卧虎窟之前,希望母虎前来啖食。

  但是,母虎由于七日未食已完全无力了,根本无法动弹来吃他。所以萨捶王子只好合手投身跳下山崖,并以干竹自刺颈项,使身上出血,直喷虎口,老虎才得以有力食啖他的血肉,来延续老虎母子的生命。

  莲花王太子坐在洞窟之前,证入法界同身三昧,他如同与萨捶太子圆同一身一般,见到了往昔的景象。历经了卧雪、跳崖、刺颈出血的同身觉受。他似乎感受到了虎口吻身,萨捶太子身上疼痛万分,心中却充满着法喜的光明微笑。

  莲花王太子自然的念出:“南无萨埵太子,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!”的名号。当剩下遗骨萎地之时,莲花王太子也自然从三昧中出定。

  莲花王太子心中想到:“一切诸佛的金刚妙身,是历经无量的时劫,慈心大悲舍身救命而来。现在我具足了法尔的清净妙身,更应当无所吝惜的舍身度众。”

  一切诸佛菩萨示现于世,具足了世间、出世间的种种因缘,能使一切众生了悟圆满的修证次第。所以一切诸佛菩萨,时常示现在清净、欢乐与一切福德具足的庄严当中,并且进而弃置一切世间的福德,成证出世间的究竟成就。

Power by DedeCms